您现在的位置:毛泽西研究六合彩是从08年开始走红的,教大家玩幸运飞艇,看118图库,看红姐图库。 > 正版老马识途 > 小简单说故事”之老马识途

小简单说故事”之老马识途

2018-01-18 02:32

  明末年间,内地战事频频,可是云贵地区却相对平静。一条上百年的“茶马古道”呈现出少有的繁荣。

  话说在众多马帮中,有一个老“马锅头”,此人姓张名老福,三十多年来日日奔波在这条道上,挣些辛苦钱养家糊口。张老福的老家在云南曲靖府,家中只有一个儿子张小福。“穷家出娇子”,张小福已经二十出头,却手不能提肩不能挑,天天和一帮朋友泡在茶馆里高谈阔论,吹牛狂赌。

  这年中秋,有人给张家报来急信,说张老福在玉龙府患了急病,要张小福立即赶去。那张小福听后无动于衷,他老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他,他才骑上快马踏上去玉龙的路程。

  半个月后,张小福赶到玉龙府,那张老福已经气若游丝,在昏暗的油灯下,张老福拉着张小福的手,断断续续地说:“儿啊,我不行了,你要挑起家里的大梁。这个马帮是我一生的心血,也是你和你妈今后的依靠。这批货已经耽搁半个多月了,快点上路吧。我有一个老伙计,叫张才,他明天就赶回来,世事艰险,你一切都要听他的安排,对他就如同对我,切记切记……”说罢,头一歪,咽了气。

  张小福自小对父亲印象不深,上次见父亲还是十年前。现在,老爹死了,他干嚎两声就算给爹送了终。

  第二天,那个张才果然露了面,只见他六十上下,黑黑的皮肤,一双不大的眼睛透着精明。张才将张小福领到后院的马厩,指着说:“一共是三十二匹马,明天就上路吧!”

  第二天天刚刚亮,张才就把张小福叫起来,跟着马帮上路了。一天下来,走得张小福筋疲力尽,到了客店,他一下子就倒在了床上。张才叫他喂马,张小福说:“我太累了!明天再说吧!”张才说:“牲口都有灵性,你不对它好,怎么能指望它给你挣钱?”说着硬是把张小福拖起来。

  到了马厩,张才让张小福铡草。张小福铡着铡着就睡着了,醒来时已是半夜,他不知自己是如何进到房里的,就感到有人在动他的脚,一看,是张才扳着他的脚,用一根马尾为他挑脚上的血泡。张小福心底泛起一丝感激之情,张才看他醒了,说:“多走些路,练出来就好了。用马尾穿血泡,好得快,不会化脓。”

  第三天傍晚,到了一个叫红花岗的地方。张小福喝了点酒,刚要躺下,就见门帘一挑,钻进个四十左右的男人,那人左右打量了一下,笑着说:“这位爷,是马锅头吧?”

  那人嘿嘿一笑,说:“我叫刘二,是做贩马生意的,不知这位爷有没有兴趣?”张小福摇摇头:“我是跑马帮的,不做这个买卖。”

  刘二笑笑,说:“这位爷刚出道吧?不懂江湖上的事儿。我用两岁口的强壮骡子换你的瘦弱老马,一头换一匹,如何?”

  刘二似乎看出了张小福心里的想法,说:“其实我也不吃亏。你的马都是川马,个小力薄,驮不了重物,但它们适合拉车跑短途运输,尤其拉客人赶集那是最好不过了。而我的骡子拉起车来显得太高大,车夫就是站在车上也看不清前面的路,容易出事故。用骡子拉客车,等于是杀鸡用牛刀,大材小用了。咱们互换,是双方都占便宜的事儿。”

  这番话说得张小福动了心,他算了算,一头骡子多驮一百斤,三十二头就能多驮两马车的货。他笑了,于是主动伸出袖子,笼起手,准备谈价。

  可是,就在买卖即将成交的时候,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,谁呢?张才!张才对这个买卖坚决不同意。他说:“天底下没有这等好事,少爷,这茶马古道可不是茶骡古道啊!”

  张小福也火了,提高嗓门说:“别忘了,我是主子,你是奴才。这马帮我说了算!”张才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。这时,门外人声嘈杂,张小福出门一看,昏昏夜色里,那刘二已经牵了骡子来,就等着交换了。张小福摸了摸刘二带来的骡子,又掰开骡子的嘴看看牙口,果然都是正当年的壮骡子,极满意,就去马厩里牵马。

  张才哭着喊着不让牵马,可刘二指挥着手下人一一将马匹拉了出去,最后只剩下一匹老马,那张才死活不让牵,高声喊道:“谁再动它,我就死给你们看!”说着,举起了铡刀。

  那一夜,张才滴水未进。第二天上路时,所有货物只用一多半的骡子就装好了,空下的骡子张小福就当了坐骑。他笑着对张才说:“你看,这多好,人也清闲了!”

  张才摇摇头说:“天上不会掉馅饼,没有便宜,那刘二能这么干吗?”张小福不服,问:“他能占我什么便宜?”

  张才说:“在这茶马古道上,马匹最值钱,老马识途啊!他刘二明天就能把咱们的马匹卖出好价钱。骡子虽然力大,可在关键时刻指望不上啊!”

  张小福不以为然,在骡子背上乐悠悠地哼起了小曲。那匹张才用命保下的老马,一直默默地走在骡队的中间,它似乎也在悲叹同伴的离去,没精打采的,气得张小福没少抽它。

  从第三天起,马帮踏上了长达三百多里的无人区,一路风餐露宿,辛苦十分。张小福哪里受过这等罪,不断唉声叹气。张才语重心长地说:“俗话说:钱难挣,屎难吃。现在体会到了吧?”

  这天夜里,马帮走到了一处叫阴阳山的地方,这里山道崎岖,山路极窄,路侧是万丈深渊。马帮停了下来,张小福看了看脚下,也不由毛骨悚然。张才叹了一口气,说:“这些骡子胆小,不敢走了。”

  张才也不说话,将那匹老马牵到队前,亲切地拍拍它的屁股,说:“老伙计,看你的了!”那老马似乎听懂了,微微点点头,头一昂,抬腿就走。有它打头,后面的骡子胆儿似乎也壮了些,一头头硬着头皮跟着。张才感慨地对张小福说:“看到了吧,马有夜眼,马有马胆,马是帅才,马是将才。再瘦弱的马也比骡子强,那刘二为什么要交换咱们的马,你明白了吧?”

  张小福万分内疚,他也感到一丝后怕,如果没有这匹老马,如何走完这漫漫长路?于是,张小福默默地学着张才的样子,站在窄路前,一头头地将骡子赶上前。张才说:“你去前边照应吧,我断后!”

  张小福听话地跟着一头骡子,心惊胆战地走过了这段险路。可是,就在最后一头骡子即将走过这段路时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:那头骡子也许是往两边看了一眼,看到了山下的险景,它猛然一惊,抬起后蹄一蹬,张才没有防备,一下被它踢中,掉下了山路。

  张小福急忙高声大喊,可是只有山谷回音。他慌忙将马和骡子拴好,一步步地摸下山涧,终于找到了已经奄奄一息的张才。

  张才苍白的脸上挤出笑容,断断续续地说:“孩子,以后只有你一人独撑了。本想能带你几年,不料只有短短的十天,这也是天命吧!”说着,他强挣着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玉佩,说:“交给你娘!”

  张小福看这玉佩十分眼熟,问道:“这不是我娘的吗?”张才笑笑说:“我和你娘一人一个,合成就是一对。”

  原来,张老福眼看儿子虚度年华,万般无奈之下想出了个笨办法:先将张小福召到马帮来,然后让人冒充自己演了一场临终托付的戏,再亲自手把手带着张小福,让他体察生活的艰辛,成长为一个真正的汉子。

  张小福听得泪水涟涟,他抱着张老福哭喊:“爹,爹,是儿子害了你啊!”张老福怜爱地抚摸着小福,说:“懂事了就好!”说罢咽了气。

  五年后,张小福成了响遍茶马古道的人物,号称“八百张”,意思是说他的马帮拥有八百匹好马。而张老福的墓地就在阴阳山的路边,墓碑上刻着一群马,生龙活虎,神采奕奕。据说后代的大画家徐悲鸿也曾到此临摹写生,才画出了栩栩如生的群马图。是真是假,只当是故事吧!

推荐笑话段子